Ask an expert: get a personalized answer within 24 hrs!X Close

知言

知言

Add this app to your lists
View bigger - 知言 for Android screenshot
View bigger - 知言 for Android screenshot
View bigger - 知言 for Android screenshot
《知言》是南宋學者胡宏(1105—1161)的主要學術著作。現存的《知言》包括兩部分,一為《知言》的正本,一為南宋學者朱熹輯錄的《胡子知言疑義》。按照明代學者程敏政《胡子知言跋》的記載及現存各種版本《知言》的內容,可見《胡子知言疑義》所摘引的胡宏語錄,皆不復見于《知言》正本,而這些被朱熹刪節并多加非難的見解、正是胡宏哲學、教育思想中最具特色的內容。

《知言》全書采用隨筆札記的形式,輯錄了胡宏歷年講學的言論,體例近似于《論語》,但行文中很少有師生問答的對話,多為胡宏一人的語錄。該書是胡宏教育思想最完整、系統的記錄,也記存了胡宏的政治、哲學、倫理、史學等觀點,是研究胡宏學術教育思想的主要依據。

胡宏,字仁仲,福建崇安(福建省西北部)人,學者尊稱為五峰先生,是南宋著名的思想家、教育家。胡宏出身于名門,家學淵源深厚。其父胡安國是南宋著名的經學家、教育家,與二程高足弟子游酢、謝良佐、楊時等學界名流交往密切,并為南宋治《春秋》學者之宗,所著《春秋傳》,被宋高宗贊為“深得圣人之旨”, 明初又被立為學官。胡宏的兄弟胡寅、胡寧及堂兄弟胡憲、胡實,也均為南宋有名的學者。南宋號為“東南三賢”的朱熹、呂祖謙和張拭,均曾求學于胡氏兄弟,朱熹、呂祖謙曾為胡憲的學生,張拭為胡宏的高足弟子,而朱熹的父親朱松,又與胡寅有師生之誼。可見,胡氏之學在南宋學術教育領域占有重要的地位,其思想觀點雖與理學關聯深厚,但自以《春秋》標立門戶,注重經世致用,多論經史大義,強學力行,志于廉濟時艱,獨創湖湘學統。

胡宏在胡氏諸子中學識最優,“偉抱卓識,自許尤為不偶”。 他幼承庭訓,“至于弱冠,有游學四方、訪求歷世名公遺跡之志”。年15,便自撰《論語說》,從其父胡安國習伊、洛之學,編《程氏雅言》,再從胡安國學習《通鑒舉要》,為編《皇王大紀》一書奠定了基礎。20歲時入京師太學,師事程門高足楊時;靖康元年(1126),于荊門拜程門弟子侯師圣為師。故其學術淵藪,改以胡氏家學為底蘊,又兼得程氏理學之正傳,這種學術風格既體現了南宋湖湘學派的基本特色,又成為貫穿于《知言》一書的思想宗旨,并在《知言》中得到集中的表現。南宋初年,胡宏曾蔭補右承務郎,因不愿與權臣秦檜為伍,隱居衡山,致力于學術研究,游學講道于衡山之下二十余年,曾擔任過岳麓書院山長,執教于碧泉書院、道山書院等處,湘、湖之士多求學于其門,終仰其為一代師表,高足弟子有張拭、楊大異、彪居正、吳翌、孫蒙正、趙孟、趙棠、方疇、向語等人。明人彭時則稱胡氏父子“俱為大儒,遂啟新安朱氏(熹)、東萊呂氏(祖謙)、南軒張氏(拭)之傳,而道學益盛以顯”。

《知言》是胡氏湖湘學派學術教育思想的集大成之作,書中闡述的一系列觀點,系統地表明了湖湘學派的思想宗旨,標志著湖湘學派思想理論體系的成熟與定型。因此,歷代學者多視胡宏與其父胡安國為湖湘學派的主要代表。胡宏的學生張拭評價《知言》:“其言約,其義精,誠道學之樞要,制治之蓍龜也”。 朱熹也稱“湖湘學者崇尚胡子《知言》。” 宋代學者吳儆《題五峰先生知言卷末》則高度評價《知言》一書,“凡后學之自伊洛者皆知,敬信服行,如洙泗之有孔氏”。 清代學者全祖望也有一段相關的議論:“紹興諸儒所造,莫出五峰之上。其所作《知言》,東萊以為過于《正蒙》,卒開湖湘之學統。” 上述諸儒言論肯定了《知言》三點:第一,胡宏及其《知言》在兩宋理學思想的傳播與發展中,發揮過承上啟下的歷史作用。第二,在一部分學者看來:《知言》一書在宋代學術思想領域中的地位,超過了張載的代表著作《正蒙》。第三,《知言》一書是南宋湖湘學派的經典著作。

有關《知言》的成書及版本流傳情況,據張栻《胡子知言序》稱:為胡宏“平日之所自著”,吳儆《題五峰先生知言卷末》記:“某受此書于南軒先生,謹諉諸同志汪伯虞鋟木,以廣其傳”。 這是有關《知言》刻板成書的最早記載,但《知言》一書諸篇篇首皆有“胡子曰”字樣,且在刻本之前已是“傳于世,實甚久”, 可見此書抄本流布較多,刻本書稿也經過胡宏門人的整理,但目前已無法斷定參預整理書稿者的姓氏。

Comments and ratings for 知言

  • There aren't any comments yet, be the first to comment!